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村民盗采铁矿石续当地政府称不知村民盗矿

发布时间:2020-03-04 04:09:00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昨日,密云县穆家峪镇达岩村,通往非法铁矿小路的入口处,政府相关部门调来大型机械,将入口用黄土堵上。新京报记者尹亚飞摄

“村民掘山盗铁矿日采数百吨”追踪

新京报讯(记者申志民易方兴)昨日,密云县政府、穆家峪镇政府、国土资源部门人员联合赴达岩村展开执法行动,调查中,两名村民承认盗采铁矿石,镇政府将请专门调查机构对两人盗采现状进行估价,随后将有关违法案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穆家峪镇将严查铁矿盗采情况。

9月上旬,新京报记者前往密云穆家峪镇达岩村调查,发现有村民租用大型机械非法开采运输铁矿石。采矿、盯梢、运输、贩卖,由专人负责,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盗采者一天的利润达五千,相当于村民一年的种植收入。暴利背后,是达岩村周边生态的破坏。(本报昨日报道)

现场

矿区附近被设置路桩

昨日下午,密云县穆家峪镇达岩村村北,通往矿区的两条进山的道路,已被长约10米、高约2米的黄土堆所截断,车辆已经无法驶入。道路上每隔50米,都有身穿制服的巡护人员巡查。

穆家裕镇政府综合科多位工作人员指挥一台载有多个“水泥路桩”的车辆,路桩被吊车卸下,放置在通向矿区的道路两侧,以防大货车通行。

新京报昨日报道的两个矿区已不见大型挖掘机,矿区盗采的大堆黑色铁矿石周围被黄色土堆围拢。

“矿区危险,小心塌方”。昨日下午,密云县政府、北京市国土资源局密云分局、穆家峪镇政府及达岩村村委会有关管理人员,在达岩村村北两黑矿区展开调查。

在一处铁矿开采点,管理人员刚走进矿区边沿,松软的泥土就要下坠,使得大家相互提醒注意安全。

密云县政府:

盗采事件将移交警方

密云县政府有关人员称,新京报报道的两个盗采矿区已被查封。

穆家峪镇政府镇长赵志政称,经了解,新京报报道的铁矿盗采情况客观真实,镇政府高度重视,目前已重点对达岩村展开调查。调查中,两名山地承包人(矿主)杨正珍和李大鹏(音)均承认参与铁矿石非法盗采。请专门调查机构对两人盗采现况进行估价,随后将有关违法案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密云县政府宣传科科长骆腾麒称,经查,达岩村村民无铁矿石开采许可证,为非法盗采。骆科长介绍,目前,密云县一共有四个铁矿持证开采企业,其余乡镇选矿、采矿企业在上世纪末因“保护密云水资源”等被关停。

穆家峪镇政府:

将全镇清查铁矿盗采

赵志政称,镇政府有关部门将在全镇范围里搜寻铁矿盗采情况,发现盗采将严惩不贷。

目前,镇政府已对铁矿盗采展开防范监督举措,首先,在达岩村加强铁矿石禁止非法开采宣传,设置有关禁止非法开采的警示标语;其次,在通往黑矿区的道路上,设置大型水泥墩等路障,限制大车通行;此外,将在全镇范围内加强对盗采铁矿石情况搜寻监督银屑病医院。

对于被破坏的山体恢复情况,镇政府将调研,请有关部门设计方案,力争山体植被恢复。

追访

勘查机构测算被盗铁矿石价值

昨天下午,密云县穆家峪镇达岩村村委会办公楼中,北京市国土局密云分局副局长马建国调查铁矿盗采事件。

“杨正珍和李大鹏都承认了其盗采铁矿的事实。”马建国说,“这二人都是达岩村村民,杨正珍平时是上海治疗银屑病专科医院收电费的,月工资大概不到1000元,李大鹏是放羊的。”

自9月6日新京报记者向密云国土分局举报达岩村盗采铁矿一事之后,现在已是调查的第四天。马建国说,针对此二人的笔录从6日早上一直做到下午1点。

“由于报道对盗采地点的方位说得比较清楚,村子哪个山头是谁承包的,一找就能知道,这两人对于调查还是比较配合的。”马建国说。

昨天,在事发的盗矿地点,专业地质勘探机构正在对盗采的铁矿实地勘查、取样。

“做完笔录,接下来就是对盗采的铁矿估值,专业人员通过勘探,计算出盗采的规模,同时也带回去铁矿样本,检测铁矿的含铁量,算出其价值,并出具调查报告。随后,我们会将这二人移交到公安机关处理。”马建国说。

按照《刑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非法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属于“造成矿产资源破坏”,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而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属于“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可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于调查结果,本报将持续关注。

对话

达岩村村书记:

“不知村民村边盗矿”

昨日,针对“达岩村村民盗采铁矿石”情况,达岩村村委会党支部书记邓德生和村主任聂海宾均称“不知情”,并称此前未发现有村民盗采铁矿石情况。

新京报:村民盗采铁矿石,村委会是否知情。

邓德生:今年5月,我刚刚选举担任为达岩村村支书,刚上任,我不知道村民有盗采铁矿石的情况。另外,我不住在村里。

新京报:运送铁矿石大货车就停在村委会附近。

邓德生:村子里的大型运输车有多辆,再加上没有人举报,无法知道哪一辆是盗采铁矿石的车辆。

新京报:挖掘机盗采铁矿石的突突声,村里就能听到。

邓德生:村里在修路,请了大型挖掘机,我以为这是修路(传来)的声音。

达岩村村主任:

“没参与铁矿石盗采”

在新京报记者9月初对达岩村村民盗采铁矿采访中,有部分村民称村主任参与了铁矿石的收购。昨日,村主任聂海宾否认了该说法。

新京报:村里山地承包情况如何?

聂海宾:村子里山区铁矿石丰富,上世纪八十年代曾集体开采。上世纪末山地承包到户。存在个别小型盗采情况。2000年前,因保护密云水库,村里铁矿石开采被叫停。

新京报:是否知道村民近年来盗采铁矿石。

聂海宾:不知道。村里公路是镇级道路,通向高速路口,大型货车在村里来往并不奇怪。

新京报:有村民反映你是参与铁矿盗采的“二道贩子”?打通多道关系牟利。

聂海宾:我不是收购铁矿石的“二道贩子”,我对村民盗采铁矿石情况不知情。

标签:

村民

铁矿石

北京

政府

架子管租赁

防腐木菠萝格

t恤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