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刷粉炒信薅羊毛恶意注册账号成互联网毒瘤

发布时间:2020-10-15 01:48:09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乘坐顺风车,可能遭遇人证不符的司机;网店商品销量排名靠前,可能是刷单的结果;网上为你热情服务的“客服”,可能是心怀叵测的骗子……近年来,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现象频发,绕过了网络实名制,增加了打击难度,威胁着普通百姓的人身财产安全。

滋生诈骗,扰乱网络秩序

最近,浙江乐清的小叶在聊天群里看到一个自称“腾讯微粒贷”内部人员所打的广告,广告声称“操作简单、放款快速”。有贷款需求的小叶仔细翻看了这个“内部人员”的微信,发现其发布的个人信息及朋友圈状态等都很符合其职业特征,便很快打消了疑虑。于是,小叶添加对方为好友,进行网贷。随后,该“内部人员”声称,通过内部渠道快速开通需要缴纳一定手续费。小叶缴了5000元手续费后,还没贷到款就被对方微信拉黑了,这才发现上当受骗。

据经办民警介绍,该诈骗团伙用于作案的社交账号,都由专人“养号”,同时在多种渠道发布能帮助开通“微粒贷”的广告。他们很少主动加人好友,而是吸引需要资金的人来加他们,再针对受害人精心编写“剧本”,获得对方信任,骗取保证金、手续费等。

360猎网平台发布的《2017年网络诈骗趋势研究报告》显示,从举报总金额来看,身份冒充诈骗排第三,举报总金额为2782.7万元,占比8.0%。从人均损失来看,身份冒充诈骗人均损失达12020.2元。近日发布的《互联网恶意注册及养号行业报告》指出,恶意注册互联网账号和养号是网络黑灰产业的源头之恶,这一行为在互联网空间中广泛存在,危害涉及电商、互联网金融、生活服务、内容平台、社交等多个场景,成为整个互联网行业共同的毒瘤。

恶意注册往往使用从非法渠道获取的身份证、手机号等个人信息,滋生了网络诈骗、刷单炒信、网络盗窃、网络攻击等违法犯罪行为,扰乱了网络秩序,增加了网络平台运营成本,严重危害网民利益。“黑账户”违反了实名制规则,利用他人身份信息做掩护,隐藏真实身份,难以溯源,助长诈骗信息的传播,为警方破案增加了难度。

利益驱动,形成黑色产业链

刷单、炒信等都需要大量账号,这一需求催生了恶意注册行为。无论是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还是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都存在大量恶意注册的账号。正因为此,非法倒卖网络账号的现象屡有发生,一个账号可以卖到几角钱到几块钱不等。

对于网店来说,商品销量、好评等指标直接影响到销售业绩。为了提高销量、增加好评,一些店家便雇佣刷单者进行刷单、炒信。这些刷单者手中往往掌握大量恶意注册的账号,通过做假单、刷好评,牟取非法利益。

除了刷单、炒信,“黑账户”还会通过刷新人红包“薅羊毛”牟利。在电商等平台,新用户首次下单往往会获赠新人红包等优惠。不法分子盯上了这些“微利”,大量注册新账号,批量下单获利。不法分子不进行真实消费,通过一些自动下单软件,获得返利。据统计,70%以上的优惠券等优惠都被“黑账户”薅走。 “如果某件商品价格标错了,不法分子借助大量账号,几秒钟就将商品抢光。如果商家不发货,不法分子还要求索赔。 ”业内人士透露,不法分子还会通过这种方式“薅羊毛”。

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近期发布的《网赚App产业链调研报告》集中曝光了多种“真用户假动机”、牟取暴利的欺诈“黑产”行径,有企业受此影响,损失巨大。 2018年网赚App数量大幅上升,影响用户规模高达2.5亿。与此同时,一条隐匿的黑色产业链也浮出水面。

目前,恶意注册已经形成了较为完整的黑色产业链条。不法分子通过非法渠道获取手机号,然后通过接码平台接受验证码,绕开互联网平台的监管,最后利用动态IP拨号、自动化程序工具,完成注册。“最上游是恶意注册技术提供商和恶意工具提供商,中游是恶意注册养号实施者,再通过下游账号商人和代理,流转到实际的互联网违法犯罪实施者手中。 ”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专家杨建介绍说。

实名实人,做好全流程监管

12月1日,互联网账号恶意注册黑色产业治理论坛举办,有关部门、行业、企业等共同发起了互联网黑色产业共治倡议,号召各方积极联动,共同打击黑色产业链。

当下,对于恶意注册行为,现有法律法规还没有明确的规定。专家建议,要尽快完善立法,明确互联网平台预防、发现、处置恶意注册行为的责任和义务,落实互联网企业的主体责任,从源头上遏制恶意注册行为。比如,进一步细化相关法律法规,严格打击规避网络实名制的违法行为,增设非法获取、出售、提供数据犯罪等内容。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要承担起应尽的社会责任,切实把好注册关。互联网平台不妨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人脸识别等先进技术,打击恶意注册行为。令人欣喜的是,一些互联网企业已经行动起来。微信安全团队表示,微信安全中心面向恶意注册和养号行为开展了名为“死水计划”的专项打击,至2017年底取得显著成效,恶意账号注册量降幅达到50%,存量恶意号总量降幅接近70%。

当然,仅靠企业自律还远远不够,有关部门要切实承担起监管责任。恶意注册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因为网络实名制没有落到实处。虽然“黑账号”利用的是真实的身份信息,但是实际使用者和账号身份信息并不一致。不法分子正是利用了这一身份管理漏洞,进行恶意注册。有关部门要正视这一漏洞,与时俱进,改进治理手段,做好全过程监管。比如,要求网络注册“实名实人”,进行人脸识别,将网络实名制落到实处。

在网络实名制的情况下,恶意注册能够实现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不法分子掌握了大量的公民个人信息。因此,在严厉打击恶意注册行为的同时,也要强化公民个人信息保护,严厉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对于用户来说,也要增强个人信息保护意识,切不可贪图小利,出售账号、代人刷粉等。(记者 马成涛)

济南治耳聋专科医院哪家好

成都治疗牛皮癣

北京哪家治胃癌的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