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之辨美能源消费仍世界

发布时间:2021-09-09 21:10:24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之辨:美能源消费仍世界第一

近日,国际能源署(简称IEA)不经意间披露了最新能源报告《世界能源展望2010》(下称 展望 )中的一部分内容,却引起了境外媒体的极大关注。而这部分内容经过境外媒体的炒作后,就变成了 中国去年已经超美国成为全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并且已经成为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 为了满足实验力和变位等的规则精度要求、对实验机进行调剂。

一时间, 夺取了美国保持一个多世纪的头把交椅 、 世界能源史上里程碑式的事件 、 全球能源 中国时刻 等说法充斥西方媒体。在距离年底坎昆气候会议只有仅仅5个月时间里,它们这时所表现出的异乎寻常的 热情 ,既引人关注,更耐人寻味。

事实上,对于这份尚未出炉的 展望 中披露的中国与美国能源消耗数据,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随后相继公开表示 质疑 ,称 报告数字可以借鉴,但不可信 。国内不少专家认为报告 形迹可疑 ,更有专家、学者认为这是某些西方发达国家及其舆论的 别有用心 。

提前披露的 能源报告

7月28日,《中国经济周刊》通过查询国际能源署官方站了解到,这份《世界能源展望2010》的世界能源的最新报告将在今年11月份发布。然而,其中的敏感内容 中国与美国能源消耗数据是如何提前 曝光 的呢?

原来是7月25日,国际能源署首每种实验机的检测主要是根据材料的力学指数来设计的席经济学家法提赫 比罗尔(Fatih Birol)在接受美国纯净天空电视台(Clean Skies News)访问时透露了有关内容。

比罗尔称, 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耗国 。

在回答纯净天空主持人泰勒.苏特尔(Tyler Suiters)关于中国能源消费赶超美国 只是今年这一年的特殊现象,还是会长期持续下去 时,比罗尔认为 这标志着一个新的由中国占统治地位的国际能源消耗图景的开始,并且该现象还会持续到以后几十年。

国际能源署相关数据披露的第二天,中国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出面给予驳斥。随后,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再次强调说IEA的数据有误,中国正在就相关的资料展开进一步的分析。

张国宝表示: 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它这个数据至少有几个方面是有误的,它把农民烧的秸秆儿柴禾,按照它自己的估计都算进去了,我估计里头是有水份的。我们也在分析这个事情。

实际上,中国不愿接受 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国 的称号,认为该数据 不准确 ,已经引发了外界各种解读。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査道炯认为,国家能源局不认可IEA数据的准确性是有一定原因的, 因为IEA与我们国家的能源管理机构缺乏一个良好的互动,在统计上存在差异。加上我们不是IEA的正式成员,中国政府没有义务为他们提供相关数据。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冯连勇表示,国家能源局这次也不是说IEA的这个报告本质是错误的,只是说对他们的具体数据准确性持怀疑态度。同时,中国政府担心 这种不准确的数据不仅会混淆视听,而且错误地引导国际舆论 。

在今年底即将召开坎昆气候会议召开前夕,国际能源署提前披露 展望 中敏感内容,预测 中国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能源消费国 ,此举究竟意欲何为?

相关国际组织给出不靠谱的中国数据多了去了,为何这次国家能源局这么快就出来急于表态? 有分析人士认为: 这与年底即将召开的坎昆气候会议有关,到时候又要讨论碳排放,讨论各个国家的减排了。而IEA选择此时发布相关数据,其实就是 醉翁之意不在酒 ,是想将中国置于国际舆论的批评之下。

美国能源部数据证明

美国能源消费仍是世界第一

国际能源署的数据称,去年中国消费了22.52亿吨油当量,而美国消费了21.70亿吨油当量,中国较美国高出约4%,成为 全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 。此外,该数据还称中国已经成为 世界第一大二氧化碳排放国 。

实际上,国际能源署并非第一个指出中国能耗超过美国的机构。

6月份,英国石油公司(BP)公布了年度能源统计数据摘要,其中也将中国排在了第一。该公司称,中国(含香港特别行政区)消费了21.99亿吨油当量的能源。这比美国所消费的21.82亿吨油当量的能源多出了1900万吨油当量。

然而,国家统计局今年2月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中国2009年能源消耗总量达31亿吨标准煤,相当于21.32亿吨油当量,与国际能源署的数据有明显出入。

根据美国能源部能源情报署(EIA)官方站公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美国能源消费总量为94.578 1015Btu(即英热单位)。

据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冯连勇根据各国际能源组织认可的折算方法(即1 1012Btu=0.025百万吨油当量)折算,94.578 1015Btu=23.6445亿吨油当量。

由此可见,美国的23.6445亿吨油当量比任何能源组织公布的中国2009分析润滑油中含铁量当磨擦表面不断地供给润滑油时年能源消费总量都高出不少。因此,美国仍是 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大国 。

对此,国家能源局有关负责人指出,由于统计资料来源不一致,各个机构得出的中国能源消费量结果也存在着差异。 国际能源机构是 发达国家俱乐部 ,它对中国能源消费和碳排放的估算较高 。

不过,冯连勇也认为,国际能源署等能源机构的工作方式也值得我们去借鉴。例如,BP公司仅有几个人就将全世界 统计 了,而且也 敢于 发布。但我们的能源部门做了很多工作,却 犹抱琵琶半遮面 。这就要求我们转变工作方法,不仅要统计我们自己,也要统计全球相关数据,并向全球发布。

同时,冯连勇强调,世界上每年公布世界能源数据的机构有好几家,比较大的有:国际能源署、英国BP公司能源年度统计、美国能源部信息情报署等,它们的数据来源不一,存在很多差距。加上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并不多,统计方式也不尽完善,经常 出差错 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数据不准 由来已久

中国跟IEA之间由于数据不准而导致的矛盾由来已久。 一位知情人士称,前几年,国际能源署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也结下过 梁子 。

近年来,每次IEA带着其新鲜出炉的能源报告来到中国,几乎都无法得到中国的能源主管部门的多少 待见 。

2007年,当刚刚上任的IEA总干事田中伸男带着其旗舰刊物《世界能源展望2007》来到中国时,在发布会现场,原国家能源办副司长王思强便从 眼光、数据和研究方法 三个方面对那份以中国作为主要研究国度的报告提出了质疑。

2009年,国际能源署对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经济数据表示怀疑:中国2009年一季度实际GDP数据与石油需求下降的情况不符,与异常疲软的电力需求也不吻合。此举当然招致中国国家统计局的 断然否定 。

不过,国际能源署也一再抱怨,中国提供的数据不足或不清,并指出 中国能源需求和其国内生产总值(GDP)不匹配 。

中国官方则表示,国际能源署对中国能源行业情况没有充分了解,低估了节约能源措施的效果,中国也增加了对风能、太阳能、水电或核电等再生资源的使用。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比罗尔也承认,如果中国政府不在建设太阳能和风力产业方面取得进步,帮助缓解中国经济中的能源紧张问题,中国对能源的需求会更高。

去年,IEA在北京发布其首份中英文报告《中国洁净煤战略》时,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也在发布会现场公开对该报告提出了 商榷 。

前不久,IEA带到中国来的是其旗下三大旗舰刊物之一的《能源科技展望2010》(下称《科技展望》)。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司长周喜安在客气地感谢了IEA的努力后,率先 发难 ,他认为,IEA的报告在具体数据上还不够全面,特别是对中方这些年所做的大量工作描述得不够全面。

国家能源局原巡视员白荣春认为, 《科技展望》中涉及中国的部分,有很多不妥的地方,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白荣春以近乎直白的反对,向IEA《科技展望》中的一些重要判断提出了挑战。

按照《科技展望》的能够在1台装备上完成扣件力学性能的各项实验蓝图情景,中国将在10年后的2020年迎来自己的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对此,白荣春表示,中国断难做到。因为中国的能源专家最乐观的预测是,中国将在2030年达到这个峰值,这比IEA的情景预测要晚了整整10年。

此外,白荣春对《科技展望》中提到的中国到2050年将在现有煤炭消耗基础上下降36%的判断也不以为然,认为完全脱离中国现实。

坎昆气候会议前的 造势

据业内专家的分析,国际能源署此时披露数据背后隐含的逻辑是:若中国作为第一大能源消费国,并且从2007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温室气体排放国,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中国必须为此有相应的担当。

由此,按照欧美西方发达国家的预设,中国应该承担与发达国家一样的减排任务。 中国是全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 的论调,某种程度而言,就是对中国再次施压,诱迫中国让步,从而为西方发达国家在坎昆会议前 制造有利的舆论氛围 。

按照计划,坎昆气候会议将于今年底举行。坎昆是墨西哥的旅游胜地,它坐落在墨西哥东南的海面上,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岛,从高空俯瞰,它宛如万顷碧波中游动着的一条水蛇。年底坎昆气候会议的召开,使这个美丽迷人的小岛更加受到世人的瞩目。

对于即将召开的坎昆会议,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的CDM(清洁发展机制)主管王卫全表示: 第一 这顶帽子不是任何时候都是好事情,能源第一消费大国意味着碳排放大国,气候谈判快到了,谁当第一,全球的眼睛都会盯着你。

也有专家表示: 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能源消费国,无疑要面对世界各方的政治压力。因为排放量与能源消耗量直接相关,而能源消耗量又与国家的发展空间直接相关。温室气体排放问题现在已经成为了政治上的杀手锏,把某一个国家未来的温室气体排放量限制住了,也就是限制住了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空间。

中国科学院能源与环境政策研究中心的孙龙强博士强调,身为 能源消费世界第一 的国家还需要负起更多的节能与环保,尤其是碳减排方面更是 责无旁贷 。这样,来自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将越来越大,以便达到发达国家所希望的 共同承担 的减排目的。

此外,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贺军认为,国际能源署关于 中国成为最大能源消费国 的结论对中国产生很多方面的影响。今后中国会成为世界各国攻击的靶子,能耗量将与全球变暖、气候变化问题关联起来,受到各国的指责。中国企业的海外能源投资和能源收购,将被更多地置于聚光灯下,将付出更高的代价。

事实上,国际能源署作为 发达国家俱乐部 ,披露这样并不符合中国实际的数据,除了对中国采取的节能降耗和新能源发展的措施及进展不了解外,恐怕与其自身的利益考量也有重要关系。

正如有评论指出的那样, 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不顾客观事实的夸大数据,需要防止的是把经济问题变为政治问题 。

实际上,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逐渐成为世界工厂,这导致世界很多工业生产活动在中国完成,因此中国能源消耗迅速增长,是非常自然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能源消耗都花在了中国人自己的福利上,中国的进出口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60%左右,则意味着中国能源消耗中的一个很大部分,是为其他国家的民众所用的。

诱使中国加入 强制减排

去年年底,被称为 拯救地球最后一次机会 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最终以一份不具法律效力的协议收官,在减排目标和资金援助两大核心问题上,并无实质性进展。

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坚守公平发展的底线,坚持 发展权不容谈判 ,力推 共同但有区别 的原则,要求发达国家承担过去200多年无节制排放的历史。他们坚称,问题的制造者应当自己埋单,并重申,发展中国家还面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消除贫困等多重任务,限制其发展空间,极不公平也不合理。

发达国家则竭力推卸历史,希望把发展中国家纳入单一的法律框架中,只谈 共同承担 ,不提 区别对待 ,并企图将自己的减排目标和发展中排放大国的承诺捆绑在一起。迄今为止,发达国家提出的中期减排指标不仅幅度让人难以接受,且附带各种条件;在资金援助上,其又行动迟缓,承诺援助金额与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所需相去甚远。

3月31日,联合国高级别气候变化筹资咨询小组会议在伦敦举行。

作为小组成员的中国财政部部长助理朱光耀指出,落实应对气候变化所需资金,关键是发达国家承担历史排放,落实发达国家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做出的承诺,必须有来自发达国家的充足、额外的公共资金支持。

作为坎昆气候会议的东道主,墨西哥环境部长埃尔维拉 克萨达前不久在吸收新华社专访时呼吁说,资金问题将是制约今年年底在墨西哥坎昆召开的联合国气象变化大会能否达成协议的一个重要因素,发达国家应尽快兑现对贫困国家的援助资金,使发展中国家重拾信心,为坎昆会议最终达成一个具有法律束缚力的协议创造条件。

拉力试验机100kn
拉力强度试验机
拉力材料试验机价格
电线电缆拉力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