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唐公主怎样被人拳打脚踢-【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48:57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传统戏《打金枝》纯属唐朝皇宫里的家务事。公公、婆婆,儿子、媳妇儿……你给个初一,我就给个十五,吵吵闹闹,横眉立目,和老百姓过日子没有什么两样。

汾阳王郭子仪老两口子一块儿过生日,王府上下忙得热火朝天。连皇上都亲自派人送寿礼来了,那些同僚下属、亲戚朋友当然要屁颠儿屁颠儿地跑来表现一番。

郭子仪有一大群儿子,其中第六个名叫郭暧,小伙子是一名长相俊美、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由于体恤功臣,皇帝李豫便替姑娘升平公主招郭暧做了东床驸马。给皇家当女婿真是外表体面、内里受罪,两条烂规矩弄得小两口儿非常别扭。第一条,皇家姑娘下嫁,不参拜公婆。第二,公主驸马见面要事先预约,宫门口挑起一盏红灯,驸马才能觐见,并且还要先施君臣大礼,又磕头,又下跪,烦琐极了。这些规矩套子结束,才能说夫妻俩的事儿。为免除这两项“霸王条款”,郭暧争了无数次,可是公主愣是拧着脖子不答应。她认为,皇家的姑娘即使做了外姓的儿媳妇,也和别人不一样:这才叫金贵,才叫有派头儿。就得让婆家像供灶王爷一样地敬奉自己。

娶公主,名气好听,福气太坏——惹不起呀!

郭子仪夫妇的生日宴会排场而隆重,儿子儿媳双双对对地都赶来祝寿,只有郭暧“耍单儿”,他不但做不了媳妇儿的主,还要在兄嫂跟前遭人抢白,驸马灰溜溜地逃离宴会厅,怒气冲冲地返回府第。恰巧,府门口的红灯赫然在目——这就是公主可以见人的信号。看到这个屈辱的玩意儿,郭暧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愤怒地砸碎了宫灯,一阵风似地闯进了媳妇儿的卧间,两人言语不和,高声吵闹起来。驸马的风头正盛,公主当然也不肯服软,两口子说翻了,郭暧第一次向金枝玉叶的公主奋勇地抡起了大巴掌……

两口子打架的事儿立刻闹进了皇宫。公主披头散发,又哭又叫,非要他的皇帝老子要了郭暧的命。汾阳王府也翻了天,郭子仪惟恐得罪了公主会惹来灭门之祸,不由分说,绑上儿子就进宫请罪。

两口子睡觉,还得像下属见上级——累死了!

还好,皇上、娘娘都是明白人,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女儿娇惯成性,在婆家总以公主的势头压人。郭子仪功高盖世,管教子女非常严格,这样的大臣不可能纵容儿子欺负公主,再说,小两口儿粗脖子红脸、磕嘴磨牙也是常有的事儿,公公婆婆、岳父岳母跟着瞎搀和什么?皇帝李豫满面含笑,他不但没治驸马的罪,还替姑娘、女婿打圆场,并慷慨地把郭暧的官职提拔了三级。皇家姑娘也有吃哑巴亏的时候。这次,郭暧“打金枝”就算白打了,而且还捡了个官升三级的大便宜。郭子仪悄悄擦去额上的冷汗,暗替儿子后怕。

有路子不如有个好老子,郭子仪够郭暧兄弟几人吃一辈子的了。票子、房子、车子自不必说了,连媳妇儿都给送货上门,坐在家里就能等来这么多好事儿,还不是凭老爹那张显赫的名片?

郭暧与升平公主的结合属于典型的“政治联姻”。如果郭子仪不是手握重兵、有功于国的军事将领,即使郭暧的品貌再好,皇帝也不可能把驸马的帽子戴在他的头上。“公子哥儿”出身的郭暧自然具有家族的荣誉感和地位的优越感,何况是天上掉下个驸马来,一不小心就可以捡个令人垂涎的官儿来当当,别人五百年都修不来的造化,他一天晚上就得到了,怎么能不崇拜自己、不热爱自己呢?漫说喝酒吹牛,就是两口子打架也有说词:“荣华富贵都是我爹拿命换来的,不是你们帝王之家恩赐的——就这样我们还嫌卖得贱了。”

郭暧拎着老爹的功劳簿人前卖弄,张口闭口,“我们郭家十大汗马功劳”,最后,到了不分对象、逢人便讲的地步。能把公主配给郭暧做老婆,已经算皇帝很够交情了,如果没有郭子仪昔日的功劳,哪里谈得上联姻?当了驸马的郭暧只认为升平公主是媳妇儿,偏偏就忘了她的特殊身份,整个国家和臣子的命运都捏在老丈人的手心里。虽说郭家对大唐王朝的贡献很大,但是,贡献归贡献,身份归身份。有功劳,封赏过了——连升平公主就属于封赏的一部分,犯不着做臣子的罗里罗嗦来揭皇上的短儿,尤其是对下嫁的公主没有充分的尊重,口口声声指责皇家忘恩负义,好像离开郭子仪,大唐朝就立刻要亡国灭种似的。郭暧把自己的家族看得太牛了吧?

郭暧是名门浇灌出来的宠儿,开口压人三分点儿。新来乍到一位升平公主,想灭本少爷的风头儿?怎么可能。小伙子肯定是满腔愤懑,如果不是看皇帝的情面,早就把那个不知好歹的疯丫头打跑了。“三纲五常”不是规定老公是天、老婆是地吗?怎么到了郭暧这里就变成老婆当家、老公受气呢?而且连夫妻亲热都得受限制,宫门不挂红灯就不准回家!就算两口子,男人捏着鼻子服软了,过门的媳妇儿对待公婆总要恭敬点吧?竟然也做不到。说什么大唐定例,公主下嫁,不拜公婆。本来好端端的一家人,愣是让朝廷制度给搅得七零八落、鸡犬不宁。

皇帝的家务事被搬上舞台,版本无数个《打金枝》

唐代宗李豫同他贤慧的皇后娘娘是《打金枝》这出戏的总导演,如果没有这老两口子里外周旋,恐怕女婿、女儿已经是一个挨刀、一个守寡了。

皇后娘娘跟她亲生的升平公主一点儿也不一样,这位陪伴帝王多年的女性非常通达,她所理解的人情事故全部来自寻常百姓家。她既没有气势汹汹地坐到女儿一边,声讨女婿;也没有把郭暧扯到受害者的地位,使劲儿喂甜枣儿吃。老太太的手段就是各打五十大板,年轻夫妇吵架,不确立最终的过错方和受害方。这样,双方多少都得担一点儿责任,免得将来再闹出麻烦来,曾经得理的一方再拿历史说事儿。郭暧与升平的屁股上都挨了板子,小夫妻也并不以为这是实质性的惩罚,只要道理说清了,双方都能接受,而且彼此的脸面都好看,劝架即告成功。

人人都从年轻时代走过,皇帝皇后想必最有感触,看到上蹿下跳的青年人,就等于重温历史。李豫夫妇刚结婚的时候,也可能有种种意想不到的罗嗦与纠葛,能达到今天的默契与融合,其间的故事,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每一对新婚的小夫妻,都有过升平与郭暧那样的剧烈的磨合。因为性格缺陷也好、家庭环境也好,夫妻吵架算不得什么新鲜事儿,但是,吵不是目的,而是彼此了解、增进情感的特殊手段。如果像公鸡掐架,见面就斗,而且非要拿出“灭此朝食”的玩儿命精神来,恐怕再高明的说客也将束手无策。能过到一起,就过;彼此都觉得委屈,就离。因为面子而凑合,为了子女而将就,到头来,耽误了别人也毁掉了自己。人生本来不长,在鸡飞狗跳的夫妻争斗中度过,实在是不值得。

招聘网

找工作

找工作

找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