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郑成功开拓了厦门港荷兰存猛料或解郑氏谜

发布时间:2020-12-25 04:33:50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郑成功开拓了厦门港:荷兰存“猛料”或解郑氏谜

据厦门商报报道 郑成功是海峡两岸共同敬仰的一位民族英雄,台胞甚至设祠立庙,把这位“开台圣王”当作神明来崇拜。厦门文史专家何丙仲最近在厦大图书馆演讲时指出,郑成功这位重要历史人物已被推向世界史研究范畴,除了爱国主义精神外,他身上还有许多海商特质。

“郑成功以厦门为口岸开展海上贸易,这应该在他一生事业中占相当重要的比例。”6月30日,厦门文史专家何丙仲在厦大图书馆发表题为《郑成功与厦门港》的演讲,指出郑成功是“厦门港的奠基人”。

演讲开始,他特意铺开郑成功所处的时代风云。他认为,目前,从海商经济的角度来剖析郑成功,也能够揭示一片历史空间。

何丙仲指出,郑成功出身于闽南海商世家。明代中期以后,闽南海商冲破了朝廷的禁海政策,已形成势力走向海洋,石井郑氏是当时海商的代表。何丙仲称郑成功为民族英雄,与历史上的岳飞、文天祥同列,似乎还没有说到点子上———因为郑成功非但是不吃皇粮的“招讨大将军”,还要自己以“通洋裕国”来养活一大批抗清队伍。如果从维护海商利益的角度来看,他夺取厦门为根据地(而非安平等原有的口岸)、血战海澄(月港)、数次沿海北征甚至率师攻打长江口诸役,都可以得到比较合乎情理的解释。

屯兵金厦承继“月港”贸易

宋元时期,刺桐港(泉州)就是东方海上贸易最著名的港口。继“地理大发现”之后,九龙江口的“月港”贸易渐成气候。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家将视野聚焦在“月港”———海澄镇弹丸之地。何丙仲说,通过研究外文史料获悉,所谓的“月港”,外国人称作“漳州河口”,也就是包括厦门、金门在内的“大厦门湾”。外文著述的《考克斯日记》就有当时外商在鼓浪屿设仓库的记载。何丙仲认为,郑成功屯兵金、厦两岛时,以厦门开展对外贸易,说到底是承继“月港”贸易的新发展。

近几年,厦门大学杨国桢教授率领其学术团队,对包括大厦门湾在内的海洋文化进行研究,也认为厦门港如果没有郑成功奠定最初的基础,其发展可能就要往后推迟。

近20年来,因为相关史料的不断涌现,郑成功研究已超越国门,成为不少中外学者研究远东海域的一个热门课题。意大利学者白蒂著书呼吁:郑成功确实是17世纪了不起的海上大英雄。

利用厦门作为通洋口岸

何丙仲说,尽管郑成功设置的海陆各五大商行的具体史实还有待研究,但其总部设在厦门肯定没错。为郑成功掌管海商经济的郑泰、洪旭等部属基本上都在厦门。隐元和尚乘商船东渡日本也是从厦门起航。

近年由台湾学者翻译而成的那四大厚册的《热兰遮城日志》,也记载着郑成功复台之前,从厦门、金门抵达台湾的船只川流不息。船上装载着闽南土特产,有时还运载着男人和女人,当年的厦门渡口应该只是一个雏形。

此外,厦门与当时江南的生丝产地相距甚远,按照史料所记,贸易中间都要有若干中转聚散的地方,近些年来学术界已把眼光集中在罗源湾一带的港汊。郑成功史料记载他对三都澳、秦屿的高度重视,以及他的亲征南京等役,并非无端之举。

何丙仲认为,就是因为郑成功据金、厦期间,利用厦门作为通洋口岸,所以清初厦门才会被确定为闽海关的一个正口。

粉碎荷兰远东贸易锁链

人们在研究郑成功的过程中,经常会不自觉地把英雄人物的固定模式套到郑成功头上,比如自小经文习武等。

外国学者比较客观地认为,郑成功收复了台湾,实际上是粉碎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荷兰人在远东的贸易锁链,使其一蹶不振,从而维护了该地区的和平稳定,因而影响至大。

何丙仲说,当然,郑成功不是完人,他生在封建社会,又长在富可敌国的海商家庭,性格上不免会有不少怪异,比如刚愎自用、脾气暴躁等等。他通读过大量的有关郑成功文献,几乎找不到他笑,甚至微笑的记录。荷兰人写的《梅氏日记》也直观地把他描写成一个性格张扬的人。

何丙仲还指出说:“这些个人修养方面的瑕疵,甚至发生过扰民事件等,学术界从未‘为长者隐’。评价一个历史人物,还是主要看其大节,这是读史者都应具备的基本功。”

荷兰存有“猛料”或能解郑氏之谜

何丙仲是厦门郑成功纪念馆原副馆长,退休后仍潜心研究郑氏文化,并搜寻整理相关史料,将其结集成册,近日他校辑的《延平二王遗集》已由上海辞书出版社正式出版。作为厦大人文学院的客座教授,何丙仲定期会给学生开讲座,还时常勉励更多年轻人来研究郑氏文化。他透露,在荷兰海牙国家档案馆内,就保留有许多有关郑成功的“猛料”,自己年老力衰,只能望洋兴叹,希望学子有机会深入研究。

记者了解到,荷兰海牙国家档案馆又称作中央国家档案馆,馆藏除来源于公共机构外,还来源于私人和私人机构,如在荷兰历史上有过重大贡献的政治家、社团、教会、商业公司等。因为荷兰人对郑成功也感兴趣,所以目前馆内尚留存许多资料。

何丙仲应邀去荷兰进行学术交流时,曾经多次去过海牙档案馆,复印了不少资料带回来。他说,资料里有些使用“闽南土话”,但主要用古荷兰文记载历史,许多郑氏秘密藏在其中,至今无法破解。自己也很想知道,在十六七世纪大航海时代,海上贸易到底怎么回事?当年厦门港的崛起意味着什么?

“中华民族刚刚走向海洋时,却不幸被努尔哈赤喝止了;郑成功走了出去,却又英年早逝。如果说,未来中国必然走向蔚蓝色,那么,对郑氏的海洋经济研究是很有价值的。”何丙仲寄语厦大学子,多下功夫学习中外语言文字,然后到荷兰档案馆挖宝,郑氏研究还有大空间。

头面神经痛医院

南宁市新生儿缺氧缺血性脑病医院

武汉市食管乳头状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