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生态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烈士陵园2之洋鬼子-(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9:41 阅读: 来源:生态木厂家

听完后,我脸色凝重的说道:“一个日本鬼子让我给他去找他的另一半尸体,并且还提到了你们两个。”

齐川和徐翊不约而同的点点了头:“我们也是。”

齐川一脸担忧的说:“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告诉老师?”

徐翊也看向了我,他们可能被我刚才表现出的冷静给镇住了,现在潜意识里把我当主心骨了。

我指了指门口,只见李老师拿着一沓厚厚的书,来到了教室,徐翊和齐川连忙坐好,装作学习的样子。

李老师看了看他俩,又看了看我,好像很不满意他们和我来往。我就纳闷了,我作业没拖过,平均成绩尽管没有给班级增数值,但我也没有拖过班级后腿,虽然我一直都是刚及格万岁,多一分浪费。

下了课后,我约了他俩下午放学来操场会面,现在说几句话就上课了,我也不愿意再被老师那种眼神盯着,便把他俩赶回了他们的座位上。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放学铃声就响了,我收拾好书包,坐在操场的椅子上,等着齐川和徐翊。

“嗨,梁臻。”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转头望去,正是他们两个。

齐川和徐翊坐在我身旁,齐川递给了我一瓶水,说:“我们怎么办,要不要去大街上请个道士。”

徐翊不赞成:“大街上的道士都是假把式,看起来神神叨叨的,其实都是胡言乱语。”

我和齐川听完后,饶有兴趣的看着徐翊,我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满口胡言乱语?”

徐翊突然发现了自己说漏了嘴,红着脸,岔开了话题,说道:“我们该怎么办,告诉老师肯定是行不通的,学校都是主旨无神论的,别没等我们说完,就把我们三个送精神病院了。”

我补充道:“告诉家人也不行,那样只会让他们担心,然后还免不了带我们去看心理医生。”

“那个人,哦不,那个洋鬼子也没有说他的另一半尸体在哪,这让我们怎么找?”齐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最重要的是他只给了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之内找不到,我们只能去死。”我说出了大家最不愿意提起的这句话,我们三人脸色都是一阵白一阵青的,谁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不允许我们否认。

“我们先各回各家吧,今晚回去我们好好想一下,明天再讨论。”

“好吧,再见。”

“再见。”

……

告别后,我走到公交车站,突然发现里面人好多,本来就不喜欢热闹的我选择了走路回家。

我无聊的踢着一个易拉罐,一直低头走着,满脑子都是那个梦,还有梦里的那个男人。

“小子你不想活了。”突然一声爆喝声,把我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头,老头一脸皱纹,干瘦如柴,正开着一辆三轮车,愤怒的看着我。

我急忙站到了一旁,如果如果这个大爷没注意的话,我就可能被撞飞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本来就是人行道,就算这条路人烟稀少,也不能肆意行车吧。

但看他是个老人。我也没有和他一般见识,只是随口道了个谦:“不好意思。”然后我就抱着书包继续向家走去。

我没有看到,这个看着一直在背后看着我,并且眼睛露出了一种异色,但只是一闪而过。

晚上回到了,爸妈说要出去吃饭,他们今天都很累,不想做饭。

对于他们回不回家,我已经习以为常了,从来都是淡然处之。

我说不想去,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在厨房里自己煮了一碗方便面。

爸妈看到后,露出了歉意的神色。

因为明天是周末,我连书包都没动一下,洗漱了一下,便回卧室早早的睡了。

我不敢睡,害怕再会梦到那个日本鬼子,又盼望着睡着,盼望着梦到那个日本鬼子,想把一切再仔细看个究竟,问个究竟。

不知不觉间,我还是睡着了,也做梦了,场景也没变,还是那个陵园,天空还是漆黑一片,月色照旧苍白,只是换了人物。

我梦到了一个老者,他满脸沧桑,好像受尽了疾苦,他身上穿着黑褂黑裤,眼睛却异常的明亮,枯瘦的身躯,让人看着时刻会担心随风散架。

“咯咯咯咯,年轻人,谢谢你为我扫墓。”

由于昨晚梦见过一次鬼魂,我也没有之前那么怕了,但双腿还是如同灌铅一般抬不起来。

“你又是谁?”我壮壮胆子,大声问道。

老者笑了笑,对我说道:“年轻人有这份心智不错,谢谢你那天帮我扫墓,但我不喜欢欠别人,我现在是来帮你的。”

我一听,心中立刻燃起了一点希望,急忙追问道:“老伯,你能给我讲一下事情的始终,和如何破解吗?”

老者渡步走到我面前,看着远处,沉思了一下,对我说道:“我是抗日时期的一名游击队战士,在一次剿灭日本鬼子的行动中我不幸被炸死,但尸骨却被人找到,葬在了这个陵园里,而你昨晚看到的那个日本鬼子,也是那次行动中丧生的,他和我们一样,不幸踩到了自己埋的地雷,把自己给炸死了,等我们的部队占领了那个集中营后,一一收拾了我们的尸骨,结果那个日本鬼子的尸体被炸了个稀巴烂,谁也认不出他是谁,最后也把他错当成了游击队队员,以烈士的名义把他下葬了。”

我见老者突然不说话了,急忙追问道:“然后呢?然后怎么了?”

“小生别急。”老者摆摆手,示意我继续听下去。

“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尸体一半被炸飞了,众人把另一个我们的队员的半边尸体错当成了这个日本鬼子的尸体,于是就拼在一起下葬了。”

“要不是我们那个烈士的鬼魂一直压迫着日本鬼子的鬼魂,那个日本鬼子早就出来作乱了。但现在你也看到了,这个陵园里满是柳树,鬼最忌讳就柳树,结果这其中的一棵柳树根偏偏长进了他们两个的墓里,年久日长的,那柳树的根越长越长,最后竟然把我们游击队队员那一半尸骨给牢牢的缠住了。”

环保自粘保温钉自粘式保温钉厂家

东莞企石电子回收站欢迎了解

辽宁省2吨绿化用洒水车的用途

惠州市304材质不锈钢管批发优质厂家镜面工厂

冷却塔维修惠州冷却塔制冷设备

验收仙桃玻璃钢电力管一定把好质量关

汉南区电力安全工器具检测绝缘手套预防性测试

湛江市赤坎区代写标书公司标书怎么做

陕西连接孔模具检查井连接孔模具检查井预制孔批发市场